方面星空_介绍焦点

为Uber转为多元化计程车大修法!交通部让租赁与计程车业矛盾

时间:2020-05-22  作者:

交通部频修法拟让Uber以多元计程车型态持续在台营运,实际上,人、车合法的目标却都卡关,多元计程车的模式也挤压到传统租赁业者的生存空间。

被称作「Uber条款」的《汽车运输业管理规则》修正原订10月上路,冲击Uber现有营运模式。新制实施前一个月,交通部再出手,修正多项运管规则,包括鬆绑「多元化计程车」费率、以App预告车资等,似乎有意让Uber更容易转为「多元化计程车」。

只是,Uber目前栖身的租赁业并不买单,频频向交通部抗议,指「竞争对手」计程车业趁势抬价卖合法车牌。10月1日Uber宣布,决定配合政府政策转变营运模式,从租赁业改为与计程车产业合作,计程车业者多表达不欢迎的态度,接下来情势发展,值得关注。

2014年来台的Uber,因抢食计程车业的大饼,两者龃龉已深,一度被主管机关开罚上亿、暂停服务的Uber,为了符合前交通部长贺陈旦开出「纳管、纳税、纳保就不取缔」的条件,回归后改与租车业携手,让租赁车业者也捲入战局。

今年2月,交通部预告法规修正,明令租赁小客车须以一小时为单位计费,租赁车也不得在外巡迴、排班待客,让Uber难以租赁车的形式继续经营下去。上述规定在6月公告,历经4个月缓冲期,原订10月起开罚。

如此一来,又引发租赁业者与Uber驾驶极大反弹。Uber驾驶组成自救会,蒐集30万份连署力阻新法。对此,交通部次长王国材6月中旬做了更具体的宣示,指Uber不会消失、驾驶不会失业,政府只要求两点:车合法、人合法。

「车合法」指Uber外观不须改变,车牌从白底黑字变成白底红字的「多元化计程车」车牌即可,转换规费由交通部吸收,每年还可省牌照税及汽燃费约1万8千元;「人合法」则是指驾驶须取得「计程车驾驶人执业登记证」。

计程车总量受管制  「空牌」价涨且难求

然而,人、车皆合法的要求,实则不容易达成。与Uber合作的租赁业者说,想配合政策,将旗下一百多辆租赁汽车转为多元计程车,却根本「买不到」计程车牌。

最主要的原因,就在于计程车牌的总量管制。根据规定,计程车牌得依人口成长与运输供需情况,由地方主管机关管制总量。目前政府核准的计程车数量约10万辆,实际挂牌的约8万多辆,意即尚有1万多张计程车的「空牌」分散在各车行,租赁车要转换为计程车,依惯例可透过市场机制购买。

然而,在「Uber条款」公布后,原本每张2~3万元的牌照转让费,涨了好几倍,租赁车业者说,台北市的计程车行开价一张12万,也有车行喊不卖,摆明在等价钱炒更高。台北市小客车租赁商业同业公会理事长王世璋批评:「政府发出的牌照,可以任凭私人这样坐地起价吗?」

王世璋直言,即便交通部出面协调,租赁车公会与计程车公会谈买卖车牌一事,就是「一直兜圈子」,租赁车公会问开价多少,计程车公会问要买几张,意愿与价格互相牵动,双方都不愿先亮底牌,谈了多次毫无进展。

「人合法」的部分,交通部与警政单位在6月至9月,开办30多场执业登记证考试。但代僱驾驶自救会发言人李威尔说,官方规划的考区、名额,和实际需求不符,有的地方报考人数稀稀落落,但驾驶人数最多的双北,加上重考的人次,名额总是抢破头,导致只有20%、约两千多名司机在原本的期限前考取执登。「台北市还是经自救会一再反映,才加开9月中的场次,若连这场也没报名到的人,10月恐怕就要失业了。」李威尔说。

租赁车业者更担忧此次对「多元计程车」的鬆绑,会让租赁业的经营空间更受限缩。王世璋指出,计程车是随招随停的业务,小客车代僱驾驶是预约制,分业原本很清楚,但「多元计程车」可透过网路预约,加上此次预告修法的自订费率、免跳表,都跟租赁车营运模式相同,变成「多元计程车」来抢租赁车的生意。「政府应思考如何让两业合作,成立多元小客车的平台来解决问题。」王世璋说。

接下来,终于妥协的Uber,能否顺利「计程车化」?失去费率优势之后,市场生态如何发展?交通部昔日「Uber不会消失、驾驶不会失业」的承诺能否兑现?恐怕还有不少关卡要突破。

计程车uber租赁交通部驾驶租赁业合法业者王世璋
上一篇: 下一篇:

相关阅读